马拉松郡西洋参产业历史及其与中国的神秘渊源 .

19世纪晚期,马拉松郡开始从一项神秘的贸易中获利。这里出产一种根,对生命具有神奇的功效。这种神奇的植物就是西洋参。它因具有春药的作用而备受推崇。曾几何时,野生西洋参曾遍及北美大陆东部,北加拿大蒙特利尔(满地可), 南到弗罗里达。18世纪前半期,法属加南大对中国的西洋参出口贸易兴盛。然而过度采集和不正确的加工使加拿大西洋参一度在东方丧失声誉。18世纪晚期,美国西洋参由John Jacob Astor引进中国,从那时开始,西洋参就在中美贸易成为重要商品。

在威斯康辛,早在白人殖民者到来之前,印地安人就把西洋参作为药物。到了19世纪40年代,白人殖民者从印地安人手中广泛收购西洋参用于出口。马拉松郡的西洋参贸易开始得相对较晚,始于十九世纪70年代,然而在之后的西洋参出口中却担当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从19世纪到20世纪,大部分的野生西洋参都销往了中国。西洋参是一种怎样的产业?有人认为西洋参是食品,属于农业产品;而另一种则认为,西洋参出于野生,无法人工培植,所以更近似于伐木业。和木材一样,西洋参是一种无需照管的资源,人们只是所取,从中获利。然而野生西洋参是一种脆弱的植物,需要很长的生长周期,无论印地安人还是白人都对如何繁殖它毫无办法。过去印地安人对西洋参的需求量少,所以这种植物在几个世纪里还能通过自然方式延续繁殖,然而一旦大规模出口采集开始,威斯康辛的西洋参资源很快就面临耗尽的危险。

最直接的解决之道就是找到人工培植西洋参的方法,却实非易事。西洋参需要4-5的生长期才能成熟,植物的脆弱性和不适应性让它很难移植。不过由于需求量大,还是有很多人尝试。19世纪80年代,美国人George Stanton第一个成功培植西洋参。他的成功导致了19世纪晚期的“西洋参热”。从美国西海岸到中西部,许多美国农民将原有耕地用于西洋参种植。在马拉松郡,Reinhold Dietsch和Frank Volhanrd也试验西洋参的培植。

然而1905年的一场枯死病袭击了北美的西洋参作物,参农损失惨重,过去二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然而,当东部和中部的参农放弃了西洋参培植,HAMBURG的四兄弟,Walter, Edward, John和Henry Fromm却投入了这项产业。他们本来想养殖银狐,但由于养殖银狐成本太高,只能转而培植西洋参,希望以次筹到足够的钱来买银狐。据说他们当时都很年轻,最年长的Walter是16岁,而最小的Henry则只有10岁。他们的西洋参生意和银狐繁育都在美国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西洋参产业的成功一部分归结于Fromm兄弟,他们研究野生西洋参及其生长地。通过年复一年的试验,Fromm兄弟掌握西洋参培育更好、更新的方法。除了Fromm兄弟,1913年马拉松郡还有另外三家公司从事西洋参培植业。这三家公司的成绩并不是立竿见影,直到1919年,他们才成为西洋参产业的领导者。


西洋参人工培植先驱者Fromm兄弟

西洋参并非一项简单、稳定发展的产业,事实证明西洋参市场除了令人振奋,也充满风险。这项产业受很多因素影响,某些因素是像Fromm兄弟这样的培植者所无法控制的。西洋参产业的兴衰很大程度依赖亚洲经济和亚洲美国间的政治关系。比如20世纪30年代,因为中国国内政治、经济时局混乱,美国西洋参市场也受到很大冲击。到了20世纪40年代,中日战争,以及随后的二战都对西洋参市场带来更为严重的打击。直到二战后,随着和亚洲政治、经济关系的恢复(特别是香港,当时成为美国西洋参的主要出口地),西洋参需求又急剧增长,新的种植地也逐渐增长。1948年,马拉松郡的西洋参种植地只有78英亩,1970年,这个数字增长到154英亩,1978年美国政府推出促进中美贸易的政策,马拉松郡的西洋参种植面积则增长到750英亩.

1979年中美建交后迎来西洋参生产的鼎盛时期,威斯康辛曾有参农1500家, 种植面积达三千英亩 (一英亩等于六亩), 90年代后期因加拿大参场的竞争及过量生产而日渐减少。 进入21世纪以来,马拉松县有近200家参农,种植面积达1500英亩, 年产量约50~60万磅。给当地参农带来一千五百万美元的收入。2009年中国著名的皇家药房“同仁堂”来马拉松县采购了十万镑正宗的美国西洋参。100年后,马拉松县的Fromm兄弟的开拓的西洋参种植业终于得到十几亿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的信任与推崇。

Contact Information:
Marathon Ginseng Garden
Marathon, WI 54448
Phone: (715)571-2426
Fax: (715) 598-9301
drginseng@marathongins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