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亚裔新闻局(AANB)独家报道】10月9日早上6点过,天刚蒙蒙亮,姜铭涛就驾车走在赶往参场的路上。潮润的寒风迎面扑来,山坡的树林簌簌作响,黄绿红相间的叶子层林尽染,他来不及欣赏初秋的风景,因为今天是他非常重要的一天——10英亩的新参场就要播种了。

这条在威斯康辛州马拉松郡沃索市南的林间公路,姜铭涛已经走过了7年多。这位心脏生理学博士、心脏保护研究专家“弃医从农”,走出书斋、回归自然,在这片保藏精华的沃土——美国花旗参的故乡,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乐园,开垦出美国华人的新天地。

 

花旗参救了我的命

姜铭涛博士有20年从事心脏研究的资深履历,人称“姜博”可谓真实不虚。1988年,他在山东医科大学获儿童心脏硕士学位后,远赴加拿大取得心脏生理学博士学位。1996年来到美国,在威斯康辛州麦迪逊分校做博后、在州医学院做过助理教授,业内对他的心脏保护机理研究有过很高评价,美国生理学杂志曾称赞他的研究成果为“里程碑的发现”。

2009年,这是姜铭涛全家的转折之年。他的夫人受聘于马拉松郡沃索市一家医院,全家就迁到那里,他暂时找了一份保险投资的工作。20年之久的繁重科研积劳成疾,让姜铭涛的身体变得虚弱,夜以继日走乡串户做咨询,让他日渐吃不消,经常在早餐后继发低血糖晕倒,不得不请假病休。

无奈之下,他想自己身处美国花旗参之都马拉松郡,何不用花旗参补一补?于是买了一根20~30年的野生花旗参,熬成乌鸡汤两碗,当天喝下一碗,顿觉浑身热血沸腾;第二天再喝了一碗,第三天清晨一大早醒来感觉身轻如燕,脚底生风,久病不出门的他甚至畅快地跑了一英里。

(进山采集野山参)

“真是太神奇了,花旗参救了我的命!”姜铭涛至今还念念不忘这段非凡经历。亲身感受到威斯康辛州花旗参的奇特功效,让作为医学博士的他禁不住对中国人几千年前就奉为“百草之王”的小精灵充满好奇:“究竟是什么产生了这样的疗效?如果她可以救我,也可以救更多的人!”姜铭涛萌发了创办参业的想法。

由此,他与花旗参结下的“情缘”一发不可收,购置土地、研究参业、打通市场,在2010年创办了“威斯康辛马拉松参场”(下图),由此走上“弃医从农”的创业之路。

遇到好几个美国贵人

从医学博士到参业行家,这条路姜铭涛走得不易。马拉松郡的参场有近200家,95%的美国花旗参都产于此,在这里,多一个参场就多一份竞争,很难从其他参农那里学到种参的“秘方”,大多都要靠自学、苦干。

姜铭涛是幸运的,他刚到马拉松郡就结识了猛客参场(Monk Garden)的第三代传人大卫(下图左)。猛客家族来自英格兰,在马拉松郡种参已有超过百年的历史。毕业于西点军校的大卫,曾三次远赴中东前线,这位上校先生有着军人的大气和仗义,与姜铭涛一见如故、遂为好友。

“大卫是我入门参业的领路人,给了我很多帮助和点拨,我们成为好友也成了合作伙伴,可以说猛客家是我的第一位‘贵人’啊!”得到猛客家族的引荐,就像获得参业“护照”,姜铭涛顺利入门,结识了更多有丰富经验的老参农。

种参不像种庄稼,它需要纯处女地,花旗参的价值看年头,播种下去少则三年,多则五六年才能有收成,时间越长价值越高,这首先需要强大的资金投入。

“创业初,我的第一笔营销资金周转不及时,一位白人参场主德尔得知后,二话不说,慷慨解囊给我垫钱,那时我才认识他不到三个月。”姜铭涛感动地说。

(在默克兄弟的加工厂)

也许是在这些老参农眼中,怎么也想像不到一个医学博士、专业医师也能回来种地当参农。也许是姜铭涛作为农民后代天生的朴实厚道让他们觉得很信赖,这几年,姜铭涛经常遇到这样的美国“活雷锋”:

加工厂的默克兄弟,一直帮他做后期加工,可以说是第二个“贵人”,进入仓库、打个招呼就可带走几箱加工好的花旗参,而默克兄弟也从不催问;参农大爷巴尼把自己的村附近农田借给他和公司员工种菜,分文不取;就在10月9日新参场播种当天,租给他参场的老人克里夫(下图右),不仅找来帮手,自己还上阵帮着播种,陪着姜铭涛忙到晚……

“这里的参农是那么淳朴实在,和他们交往心里很踏实。”姜铭涛爱上了这里的参农、这里的土地,他相信,跟这些参农一样,诚信善待他人,用心对待参业,自然会种出美丽的果实。

在众多“贵人”倾力帮助下,姜铭涛的参场逐年拓展,先后买下了60英亩百年施密特农场,租地20英亩,另外还拥有林下参基地80英亩。他与“第一贵人”猛客家族合作的花旗参品牌MonkGarden已成功登陆中国,以高端的品质和独特的包装迅速赢得市场。

 

种出参博士

如果说8年前姜铭涛还是一介书生、医学博士,那么他现在更增加了另一个美誉——“参博士”;而这个“博士”,是在农场里脸朝黄土、背朝天实打实“种”出来的。

人参俗称“地精”,小棒槌,它喜湿怕涝怕晒,要攫取土地所有精华,对土壤要求极高,所以种参是一项非常精细的系统工程,时间长、见效慢、损耗多、风险大,靠天吃饭。

姜博士精耕细作、用心料理,一要选择从没有种过参的处女地、排水性能好的优质土地;二要给土地喂足大豆、燕麦等有机肥料;三要播种后覆盖麦秸、搭阳棚,防止太阳直射。

每年播种后,搭阳棚是最辛苦的力气活:每英亩都要打上15厘米(6英寸多)粗的168根木桩,用300多米长、重1吨的钢丝绳搭上架子,用以固定透光透雨的遮阳篷。“第一年最重要,出土参苗健壮才算成功一半。” 姜博士时时亲历亲为,确保每个环节成功到位。在田间风吹日晒,奔波劳累,也练就了他结实强健的好身板(下图)。

除了亲自上阵干艰苦的体力活儿之外,姜铭涛更是善用博士研究的思考方法,努力钻研。

他做过大量的土壤分析和植物分析发现,种参土壤中补充钙、硼等微量元素对花旗参的健康生长及药效很有价值,用燕麦、大豆做土壤有机肥,让参“吃得比人都好”。

长期科研培养的“逆向思维”也给了姜铭涛很多灵感。比如,他听人说玉米秸秆几年不易腐烂,就顺势利用玉米秸秆这一特性,秸秆还田,以增加土壤透水性,防止参根被涝致病。

又如,他还听人常说吃人参“上火”流鼻血,就敏锐地想到,“这不正是说明人参抗凝血功能很强吗?”少量服用花旗参,既可以活血抗凝血,还可以起到扩张血管、降低血压的作用;此外,扩张血管则改善微循环,常言“打通血脉”,因而减少糖尿病的副作用。

(参场开发的花旗参系列酒产品颇受欢迎)

根据大量的综合文献分析及缜密的观察、科学研究与推理,他终于找到了花旗参,特别是威斯康辛州花旗参的根本药理——它含有人参皂甙等成分,刺激身体中的一氧化氮NO的生成。

“这个神奇的小分子,可以提神抗疲劳、减少血粘稠,活血通脉,从而起到防止中风、心梗的作用。”姜博士分析说,“所谓‘吃人参上火’,基本就是与过度刺激NO生成而引起的一系列副作用。” 人参作用的古代传说,在这位“参博士”的研究中终于有了现代科学的解释。

 

根植产业回报社会

在姜铭涛看来,花旗参这种根有着独特的“神性”,它是一种大地的恩赐,更充满了人生的寓意:寒冷中破土而出,碧叶红果白根,历经修炼化为奇特的人形根,如同大自然的精灵充满灵动;幽幽的清香散发,苦涩中更有绵长的甘甜。

而这,仿佛是姜博士的人生缩影:历经近三十年在北美的辗转拼搏、自强不息,终于种下了自己的根——用亲手养育的马拉松花旗参品牌,传播东西合璧的人参文化:“借美国的地气,壮中国人的身体”,反哺和回报生他养他的祖国、故乡。

如今,姜铭涛的马拉松参场经过7年多的运营,已经成为在威斯康辛州独树一帜的品牌,不仅获得美国农业部及联邦品牌计划的资助,也得到威斯康辛州农业厅的支持。参场得到中国百年老店同仁堂的信赖,并投资入股,高端品牌猛客花旗参也成为威斯康辛州农业代表团赴中国的官方礼物。

2017年在首届威斯康星国际花旗参大会期间,姜铭涛还主持召开首届花旗参暨西洋参国际标准及临床应用研讨会(下图),日渐成为当地花旗参业的领军人物。马拉松参场已成为世界各地尤其是大陆游客的观光点。

在当地华人社区,姜铭涛是知名的公益活动家,早在10多年前年前就参入创建密沃瓦基华人中心、易建联球迷俱乐部,并创办了威斯康辛州第一份华文报纸《密城时报》。2016年以来,作为美国华人联合会UCA的理事,姜铭涛热心推动华人参政议政、社区公益建设,多次慷慨解囊、倾力相助,传递着UCA“服务、引领、激励”的正能量,成为深受华人朋友们欢迎的“姜博”。

而他最大的梦想是,不仅开拓参业市场,也要做出有东西方文化内涵的文化产业,建立服务大众的一座花旗参博物馆,涵盖科普、旅游、观光、采参及参文化的传播,以参会友,结交天下豪杰,让更多的朋友享受花旗参的精华,给人们送去健康和快乐,也从中感悟人生的丰富,寻求梦想和希望的根……

Add Comment